当前位置:凤阳新闻网 > 历史文化 >

凋零的日本皇室立皇嗣缓一时之急

发布时间:2020-11-17 16:00| 作者:凤阳新闻| 来源:

——日本天天“蒋” 【2020年11月12日 星期四 篇】

凋零的日本皇室立皇嗣缓一时之急

随着意识的觉醒 生育 不再成为压在中国现代女性头上的大石。一句“那么想要儿子 你家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 ”干脆利落地将催生压力怼了回去。

然而在邻国日本 依然有人在被生育压力深深束缚着 而且是万人之上、万众瞩目、身份特殊的人。

11月8日 日本皇室的“立皇嗣宣明仪式” 在东京皇居“松之间”顺利举行。日本民众关心这场活动 不仅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让“立皇嗣宣明仪式”一波三折 也不仅因为“立皇嗣宣明仪式”标志着平成天皇与令和天皇之间的交接工作的全部完成 更因为这是日本自进入宪政时代以来 首次由天皇的弟弟担任皇位继承人 而不是天皇的儿子。

从表面来看 “立皇嗣宣明仪式”让日本社会持续了数十年的皇位继承人的问题有了定论。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民众的担心可以消除。

按照日本宪法第2条 以及皇室典范第1、2条的规定 天皇之位应由男性皇族成员继承。皇位继承的先后顺序依次是 皇长子 皇长孙 皇长子的其他儿子 皇次子及他的儿子 其他皇子及其儿子 现任天皇的兄弟及子孙 现任天皇的叔伯及其子孙。

目前 在日本天皇的皇位继承队列中 排在首位的是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宫文仁 紧接着的是文仁的儿子悠仁 第三位的是昭和天皇的次子、德仁天皇的叔父常陆宫正仁。正仁已经85岁了 而且没有儿子。

在日本宫内厅的网页上 清楚的标明了日本皇室的划定标准。天皇的嫡系 明仁上皇、美智子上皇后、德仁天皇、雅子皇后 以及二人的独生女爱子公主 这5人被称为内廷。内廷以外的皇族成员被称为宫家 目前有秋筱宫家文仁夫妇和他们的3名子女 常陆宫家的2人、三笠宫家的4人 以及高园宫家的2人 共计13人。这其中 女性皇室成员在婚后将被除名。换句话说 无论德仁天皇的独生女爱子 还是秋筱宫家的两个女儿真子和佳子 一旦结婚 都会变成平民。让原本就零星可数的日本皇室成员又损失几员。

根据日本宪法第88条规定 皇族的财产都属于国家 就连皇族成员的“生活费”预算 都需要经过国会审议。据皇室经济法规定 这些费用主要包括内廷费、皇族费和宫廷费三部分。天皇、上皇等内廷成员日常的花销用度皆有定数 以2020年为例 今年的总额为3亿2400万日元。而非内廷皇族成员的相关费用为2亿6932万日元。宫廷费则指皇室成员接待宾客、出访外国、举行仪式、到地方视察等活动的花销 皇居等设施的维护费 2020年的预算是109亿8007万日元。通过上述介绍可以看出 秋筱宫文仁亲王在成为皇嗣之后 手里的“零花钱”会增加不少。

从大正天皇开始 日本的皇室改为一夫一妻制。在这种情况下 生育出一个皇位继承人的压力几乎全部转嫁到皇后身上 保留男嗣无疑面临许多不可控的风险因素。大正天皇是明治天皇三个儿子里面唯一一个活下来的 他是侧室所生。大正天皇尽管很努力的生育了四个儿子 可除了裕仁这一支 其他三支都没能留下子嗣。

明仁天皇只有德仁和文仁两个儿子 自打德仁一出世 就注定了他万众瞩目的皇子身份 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对他寄予厚望 进行了严格的帝王教育。自从德仁结婚之后 雅子的肚子就成了人们话题的焦点 在巨大的压力下 雅子出现严重的适应障碍 婚后第八年才百般辛苦地生下一个女孩 此后肚子再没了动静。这是明仁天皇老两口没有想到的结果。而一直“陪太子读书”的文仁到了下半生突然“被迫营业” 过了大半辈子自由的生活 不得不为有朝一日的登基做准备。

为了给一度走进了死胡同的皇位继承人问题找到出路 文仁的妻子纪子还不得不在40岁的时候再拼一子 生下一个儿子——悠仁。这个姗姗来迟的男孩 终于是帮雅子解除了生育压力 也替日本皇室保住了体面。

一度甚嚣尘上的将爱子公主送上女天皇之位的说法 在长达7年零8个月的安倍政权下 全无进展。然而 即使立法让爱子可以做女天皇 也并不能改变日本皇室将生育压力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的宿疾。就目前来看 要想不让日本皇室凋零下去 修改现行的法律法规 允许女性皇族在婚后保留皇籍 充实皇族成员 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元宫内厅职员 现在是皇室记者的山下晋司在接受采访时透露 “日本社会现在开始关注第二顺位继承人悠仁亲王的婚事 尽管他今年不过是个14岁的少年。将来 无论谁成为悠仁亲王的妻子 都将承受来自各界的压力 看雅子皇后被围攻的过去 再看看亲王母亲纪子的遭遇 可想而知 嫁给悠仁亲王所要面临的生育压力。在那样一种环境下 其实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都是不适宜生育的啊。

14岁便被“催”婚“催”生 日本天皇家的困境由此可见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 内容有删减。